第181章 崩溃
书名: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作者:会说话的胡子 本章字数:3319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4:57:21

朝廷派往西凉的使者因为大雪连绵的缘故被挡住了,初平二年末,关中的连场大雪对于百姓来说是场灾祸,但对吕布而言,未必不是幸事,正是因为连场大雪导致去西凉的道路被封锁,给了吕布宝贵的时间,让他能够在这个冬季将大致的问题理顺,包括各地官员的任命,道路的疏通(关中地区雨雪密集,但西凉雨雪不多)。

随着一个冬季不停息的治理,虽然也冻死了不少人,但相比于关中而言,这边算是很好了,最重要的是,一个冬季过去,吕布基本将进来的那些百姓进行了安置,建起了房屋而且有了活路,承诺一年免税,次年半税,吕布也因此在西凉有了极高的声望。

百姓其实很好养的,只要有口吃的,轻易不会造反,但是当他们连活路都没有的时候,那就不能怪他们反抗了,就好像关中。

年关过后,天气回暖,大雪被阴雨连绵代替,这一个冬天,大片百姓死在了纷飞的大雪中,哪怕董卓确实做了很多措施和下达了许多命令,但仍旧于事无补,没人会执行他的命令,甚至有些人为了能拉起一支反抗董卓的力量,故意不让寻求避难的百姓进城,导致大量百姓冻死。

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民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没法控制,长安往西一直到陈仓,往北到蓝田,往西到弘农,往北到衙县,几乎一夜之间,到处都是发疯的暴民。

他们可不管你董卓是否劳心劳力,他们只知道,再不反,他们就连活路都没了,董卓费尽心尽想要稳住的局势,最终还是没能稳住,饿疯了的难民们如同蝗虫一般疯狂攻击者能够看到的一切。

“嘭~”

长安,太师附中,董卓一直绷紧的神经也终于绷不住了,一拍桌案,红着双眼看向前方,嘶哑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的恶鬼嘶嚎:“杀,镇杀所有人!”

没有什么是比一直被自己保护的人却过来反抗自己更难受的了,从入关中开始,董卓就一直在为这些流民奔波,但却没人能理解,冻死饿死这么多人是自己的原因吗?不是,他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这问题,但士人反对自己也就罢了,为什么这些暴动起来的百姓第一时间反抗的对象也是自己?这让董卓无法接受!

“岳父,冷静!”李儒看着董卓如今的状态有些担心,现在就算将这些暴乱镇压下去也没用啊。

“你有解决之法?”董卓回头,看向李儒。

“儒无能!”李儒叹了口气,若有解决之法,早就用了,何必在这里多说?

“既然没有,那便按照我的来!”董卓显然已经有些不顾一切了:“将叛乱镇压下去,另外派兵夺取各地粮商的粮充作军用,反正百姓也买不起,要他们何用?”

也是自此刻起,董卓变了,他开始不理朝政,只是享乐,从各地夺来的粮草也并未用来安置百姓,而是屯于郿县,并在郿县建立坞堡。

或许董卓也察觉到自己对这关中已经失去了掌控力,坞堡的建立也算是为自己留退路,此处距离陇关不远,若朝中有变,他可借此退回西凉。

也是在这一刻,董卓彻底失去了争雄天下的野心,毕竟他已经年过六十了,对他而言,安享晚年或许比雄霸天下更实在。

关中的动乱随着西凉军的介入,迅速被镇压下去,但朝中却是风雨飘摇,董卓为了筹集建造郿邬的钱粮,现在已经不在意士人的态度,随便找个理由,便会将那些富贵家族满门抄斩,而后取粮。

一个不再有所顾忌的董卓才是最可怕的,整个长安城中变得风声鹤唳,哪怕天子上朝,只要董卓不至,百官就不敢乱动。

“董卓疯了,再这般下去,国贼尚未伏诛,这满朝士绅怕是要被他屠个干净!”下朝后,士孙瑞来到司徒府,同行的还有郑泰、黄琬。

“子师,若再这般下去,这满朝士人,便要被那董卓屠光了!”黄琬叹息道。

此前董卓害人至少还要找个理由,这两日干脆连理由都不找了,直接派人抄家灭门,现在不少人都有些怀念之前的董卓了,至少还讲理,哪像现在,一言不合便抄家灭门,谁能活到明天,全看天意。

王允有些犹豫,杀董卓其实并不难,难的是杀董卓之后如何控制长安,这长安禁军、戍卫军都不在手中,董卓一死,恐怕长安会比外面更乱。

之前王允看重吕布,可惜吕布不配合,如今李傕和郭汜还在拉拢中,为慎重起见,王允虽然一直在拉拢二人,但策反之言却一直没说,因为没把握,没人知道这两人心中是怎么想的,吕布身上的失败王允不想再试一次。

“此时莫要自乱阵脚。”王允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道:“杀董卓易,保长安难!我等手中虽有些私兵,但若真打起来,诸位当知道,恐非那西凉悍卒之敌。”

众人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大家一直未曾真的动手的原因。

黄琬提议道:“杨家族子杨奉,虽非嫡出,然如今却在河东屯兵,而且与白波贼颇有关联,不如……”

这等时候,只要能用,也不说贼不贼了。

“可敌西凉悍将否?”王允反问道。

“这……”黄琬无奈的摇了摇头,要有这本事,也不至于一直窝在河东跟一群贼寇为伍了,至于白波贼,依托地势或许可以一战,但要拉出来到这关中平原上来,估计也是被西凉军碾压的存在。

“家主,郭汜将军求见!”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却见司徒府中一家丁匆匆而来,对着王允一礼道。

“他来做甚?”士孙瑞皱眉道,他还记得上次郭汜跑来那丑态百出的样子。

“这段时日常来。”王允看向郑泰道:“或许此人可以先行试探。”

本来不会选在这个时候与李傕、郭汜任何一人摊牌的,他们还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但现在董卓日渐疯狂,必须行险了。

“那在下先去准备。”郑泰闻言会意,对着王允道。

“有劳。”王允默默地点点头,郑泰当下转身便走。

很快,郭汜被请进来,正看到士孙瑞和黄琬在座,微微皱眉,他不太想跟这些士人打交道,哪怕是王允,若非那日一见貂蝉后神魂颠倒,心心念念,他也不会来此。

不过来都来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当即对着黄琬和士孙瑞抱了抱拳,权当见礼。

这般无礼行为,让黄琬眉头一皱,对着王允一礼道:“子师既然有客在此,老夫便先行告辞了。”

“子琰慢走!”王允是以家丁安排郭汜入座,而后起身将黄琬送出门去。

过了片刻,王允方才回来,看向郭汜时才发现郭汜脸上有些淤青,笑道:“将军今日怎的有暇来此,这脸上是……”

郭汜接过侍女倒的酒,一饮而尽,随后闷闷不乐道:“太师所赐。”

却是今日郭汜和李傕前去跟董卓问候,同时想要拨些钱粮,毕竟董卓在郿县建立郿邬,他们这些手下将领也想在郿邬附近弄些自己的坞堡,到时候连成一片,岂不壮哉?

谁知如今董卓是财迷心窍,一听是要钱来的,顿时暴怒,一通乱砸,李傕躲的快,没被伤到,郭汜却被董卓逮了个征兆,被打了一拳。

郭汜自然是不敢还手的,而且董卓最后也拨给了他们钱粮让他们自己找人去建,但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这放谁身上也接受不了啊,何况他们怎么说也是统兵大将。

“太师最近心情欠佳,此事也是难免。”士孙瑞笑道。

郭汜古怪的看了士孙瑞一眼,犹豫了一下,看向王允道:“司徒,末将自那日见过那位自称貂蝉的女子后,便一直难以忘却,当日确实是末将酒后莽撞,今日登门,也是为赔罪,但那女子真的令人难以忘却,敢请司徒成全。”

王允闻言眉头微皱,一旁的士孙瑞却是不禁笑了。

“士孙仆射何意?”郭汜闻声面色一沉,看向士孙瑞道。

“将军怕是未曾见过真正角色。”士孙瑞摇头道。

“你懂个屁!”郭汜冷哼道:“本将军征战天下,何等女子未曾见过?只是司徒府中那位……犹如仙子一般,叫人难以忘怀。”

“你可听闻过百鸟楼?”士孙瑞看着郭汜,傲然问道。

郭汜茫然的摇了摇头,百鸟楼这种地方属于士人们自己建立的,不对外开放,只有名望、地位达到一定程度才能被邀请,郭汜怎么可能听过?

“未进过百鸟楼,便莫要说什么见惯天下美女,今日正好有暇,将军若是愿意,可随在下去往百鸟楼一趟,也让将军真正明白何为人间仙境?”士孙瑞带着几分嘲笑道:“在长安未曾去过百鸟楼,也莫要谈什么身份。”

郭汜闻言皱眉看了看士孙瑞,随后看向王允。

“将军且去吧,若是百鸟楼中仍未寻到,再来我这司徒府不迟。”王允微笑道。

“也好。”郭汜虽然觉得这士孙瑞不怀好意,但在这长安城,除了董卓,他也没什么好怕的,当即起身道:“正要见识一番!”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