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相见欢?
书名:释厄录 作者:囚牛 本章字数:3610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02:45:07

敕令落下,铁凌霜身后的火海,剧烈翻腾了起来。

一道影子从她身后的火海之中窜出。

蜈蚣!

又是蜈蚣!

还是刚刚那只浑身钢铁的蜈蚣,不过,此时他好像是被扔到火炉中锤炼之后的精钢一样,浑身通红如夕阳,片片钢甲的之上,还飘忽着幽兰的火焰。

紧紧贴着地面攀爬如电,转瞬间就已经绕紫花腾王身后两丈,炽热又阴冷的气息直逼他的后背鳞甲。

炽热的是火,阴冷的却是杀意。

紫花滕王长矛横架着铁凌霜手中的长刀,两人水火不容,鼓起劲气碰撞不休,一时间劲气翻腾,雾浪翻滚。

腾蛇本体,气力虽大,却也非铁凌霜对手,被她压的身体越来越低,浑身紧绷仰身坚持着才没有躺在地上,不想此刻又被这只浑身冒着蓝色火焰的蜈蚣贴了上来,他心中已生退意。

“此人是谁?练的什么功法?为何区区一个凡人,能练的体内好像藏着蛮荒巨兽?”

没有时间暗自心惊,也没有时间走神,紫花腾王奋起全身气力,手中长矛一抖,勉强震开长刀,缩身紧贴着地面,就要向侧面冲去。

宗主的任务重要,但没有命重要,再打下去,说不定就要败在这个一身蛮力的女人手下。

心虽有不甘,紫花腾王退意一生,更见急切。

尾巴横扫,拍飞身后冲来的阴火蜈蚣,见铁凌霜又拎着长刀劈了过来,忍着尾巴上被蜈蚣周身的蓝火炙烤出来的灼痛刺心,凌空而起,冲向半空,回头阴毒的喊到,

“你若追来,这一城的人,就先给你陪葬,你等着,本座会找上你的!”

“想跑?做梦!”

占据上风,岂能由你一条小蛇逃走?

铁凌霜回头看了眼悬在邳城半空就要落下的大水,一声冷哼,不再去管,脚下青光连闪,人飞冲而起,转瞬间,就到了紫花腾王背后,没有废话,伸手在刀刃上一抹,火光从天而降,

“敕,火烧云!”

漫天炽热红火从天而来,飘忽如云,翻腾似海,铺天盖地,卷向紫花腾王。

紫花腾王扬起手中长矛,就要破开面前火云,尾巴却猛然一热。

手掌拽住了他的尾巴,铁凌霜一声冷喝,刚刚飞起的腾蛇眨眼间又被摔撞在凡尘的石头之上,借力飞冲,伸手探入火云之中,漫天火云好像找到了出口,疯狂的涌向铁凌霜身上,她浑身浴火,凶悍如兽,双手握刀,凌空转身,冲向乱石间挣扎的紫花腾王,长刀高高扬起,全力劈下。

打,打不过,跑,没有跑掉。

紫花腾王被摔得浑身筋骨松散,头晕眼花,强行奋起气力,长矛直刺,枪尖点在又贴上来的阴火蜈蚣头顶,将撞飞出去,随后横在头顶,奋起全身气力,准备硬扛铁凌霜的携带者一身猛火的大劈。

“呵~”

刀没有劈下,刀矛正要交接,铁凌霜手掌微松,长刀脱手飞出,奔着紫花腾王的蛇头下七寸刺去,人跟着长刀欺身而上,双手曲指如鹰,扣向紫花腾王没来的收回的手腕。

“嗤~”

匆忙之下,紫花腾王只能蛇身扭动,堪堪避开长刀,任由它从脖颈侧边划过钉在地上,就是这么一迟疑呆愣,身体稍稍凝滞。

铁凌霜身形暴涨,双手探出如鹰,紧紧扣住他手腕,甫一交接,就手中加力。猛然下折。

“咯咯吱吱。”

手腕剧痛欲折,紫花腾王的眼睛忽然瞪大,水汽凝聚的长矛也握不住,砰的摔在地上化作一滩水花,咬牙奋起周身力气,硬抗铁凌霜,另外一侧,只能尾巴横扫那又冲到身侧的火焰蜈蚣。

“呵!”

铁凌霜手指加力,死死扣住,冷呵出声,藏在身上的火烧云炽热劲气尽数涌向双臂,火焰颜色转瞬三变,由红变蓝,由蓝转紫,她的手臂上也传来轻微的焦黑烟雾。

眉头微抖,忍住灼痛,她眼中精光一闪,

“提火灌顶。”

双臂上的紫色烈焰忽然消失,铁凌霜松开双手,脚下石头碎裂,又飞掠而起,左腿抡圆,如长枪大戟,横扫紫花腾王头颅。

“砰!”

紫花腾王不知何故,原本灵活逃窜的身体忽然僵硬在当场,被铁凌霜一腿甩在脸上,整个身躯倒飞而出,撞向等在一侧的阴火蜈蚣。

“啊!”

倒飞中的紫花腾王这时才惨叫出声,双臂瞬间消散,化作焦黑的翅膀,浑身银色的鳞甲也忽然黯淡下来,鳞甲遍布裂纹,蛇血焦臭腥味的味道扑面而来,伤口出还不断涌出紫蓝色的火焰。

惨叫声中,紫花腾王精神瞬间萎靡,全身气息低伏,连挣扎的力气的都没有,撞入一片乱石中,然后被等在侧旁的阴火蜈蚣飞扑上去,一寸寸绞缠在一起。

蜈蚣尖利的对足仅仅扣住紫花腾王,刺入他的身体,像是一只铁锁,将他紧紧禁锢。

铁凌霜扫了那双目紧闭的,一丝挣扎也没有的紫花腾王,伸手拔出钉在地上的长刀,指着蜈蚣,

“看好他!”

然后,她转身向着邳城飞掠而去。

那里的半空中,还悬着一条江河,要是落下来,邳城房倒屋塌,浮起尸遍地,成了一片泽国,自己也要担负这屠城的一半罪孽。

... ...

邳城。

白门城楼楼顶。

两道身影一座一站。

虽然如此,但是两个身影的大小差不太多。

站着的那个模样奇怪,不似人形,四尺不到,浑身灰黑短毛,仿佛是只生了翅膀的大老鼠,还好城内乱成一团,没有人关注城门楼上,否则,惊吓之下,或许会更乱。

大老鼠模样的女土蝠,身上伤疤纵横,但精神还不错,和刚刚在府库中的萎靡天差地别,他眼睛盯着远处战场的方向,仿佛没有看到头顶上的大水。

眼看胜负已经分,尘埃落定,女土蝠两只暗黄的眼睛涌起一抹艳羡,赞叹到,

“不愧是统领的护卫,这只腾蛇已经过了雷劫,还不是她的对手。”

女土蝠身旁,钟离九半坐半躺,毫无统领风范,手里自然也离不开酒壶,即使醉眼惺忪,也能看到手拎着长刀飞冲向城门的铁凌霜。

他轻轻摇头,

“你以后行事,要以此为戒,千万别学她的自以为是,她虽然赢了,今天若不是我恰好跟着,这满城的人,也活不了几个。”

钟离九声音虽然不高,女土蝠却浑身一凛,恭敬的回到,

“是,属下紧记。”

同为妖类,如今在隐卫中任职的妖怪,多数都是钟离九亲自任命的,女土蝠也是如此。

它原本是被南海地界一个小宗门的宗主锁在禁地,要用它的血炼制长生不老的丹丸,南海之站前,钟离九在各个山头寻找仙宗,察觉到了他的气息,将他解救出来,之后就一直呆在了隐卫中。

对于女土蝠来说,左统领不仅是真龙之身,对自己还有救命再生的恩德,就算是冷声训斥,它也会俯首恭听,更何况这样的敦敦教诲。

“钟离九!眉毛出事了?”

冷喝声中,铁凌霜翻身落在城楼之上,盯着钟离九脸色铁青。

刚刚离了老远,就看到了这厮,铁凌霜悄悄松了口气,有他在,就算是邳城上悬着大海,应该也没有什么危机了,紧接着她就想转头狂奔,此人来到这里,不外乎就是想抓自己回去。

转念又想了想,要跑也是他跑,我为什么要躲开他?

而且,他若是要想拦,就不会让自己出金陵,莫非是姐姐那边出什么事情?

这才一天不到,能出什么事情?

钟离九摇晃着酒壶,没有回答铁凌霜的问题,面色沉静如水,淡淡的说到,

“听说铁二小姐最近功夫进境很大,可我在这坐了半天,只看到你瞒天过海不成,反而自陷险境,成了瓮中之鳖,还拖累这一城百姓,这就是你的功夫进境?”

把自己团成一只大铁球,自陷险境,这种昏招之下,侥幸获胜那是鸿运当头,若是对方稍微有些头脑手段,铁凌霜这一条命大概就会葬身在此处。

没想到金陵五年,自己亲手教导之下,此人优则优矣,但缺点同样很明显,一直没有改掉。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问你,眉毛呢?!”

丢人的事情被最厌恶的人看到,铁凌霜即使脸厚如城,此刻也很难挂住,更何况,这里还有其他人。

铁凌霜狠狠瞥了眼他身边瞪着一双豆子般暗黄小眼盯着自己的蝙蝠妖怪,女土蝠。

存在,就是错误。

女土蝠常年在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铁凌霜,没想到初见之下,就被他用杀气森森的凤眼盯着,霎时间浑身冒出冷汗,被统领用内功压制住的内伤又开始隐隐作痛。

他颇有眼色,知道自己在这就是招惹仇恨的,朝着铁凌霜干笑一声,对钟离九点头说到,

“属下去看着那条蛇。”

也不等钟离九回应,翅膀一扇,晃晃悠悠的飘下城楼,掠向远处。

此刻城门楼上,只有这一个统领,和一个统领护卫,两人静静对峙,头顶上波浪翻滚,下面是嘈杂错乱的邳城。

最终,还是钟离九率先败阵,他收回一张冷脸,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哦,鐡凝眉?她没有出事,知道你出来之后,一点也不担心,笑着开心,还带着小娅买了好几件新衣服。”

大过年的怎么可能会有买衣物的开门,肯定是骗人。

不过,即使是骗人,听到姐姐一点也不担心自己,铁凌霜还是大生闷气,瞪着钟离九问到,

“那你来这做什么?你在跟踪我?”

钟离九仰头灌了一口酒,笑着说道,

“京城呆着无聊,我准备去济南府,去看看故人。”

话音未落。

刀光与杀气扑面而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